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鄉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正文走遍文成

cf手游荒岛特训没有了:黃垟坑,古村屋檐在四季里輪回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12日 來源:文成新聞網 查看評論

cf手游进击百宝箱 www.pkyya.icu

  

   黃垟坑位于文成縣城西北的深山里,對于住在縣城的人來說,那是一個遙遠的地方。從縣城出發,車子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前行,過百丈漈、南田鎮,往山的更深處走去,才能到達那里。當車子在蜿蜒的山路上前行時,我的思緒不時飄向別處。這是我第二次去黃垟坑,上次是夏天,這次是春季。前次去,山間植物繁茂,此次去,草木剛冒出新綠。兩種季節,看到的風景不同,也有著不同的感受。在思緒中,不知不覺就到了村子。

   黃垟坑是一個坐落在半山腰的美麗小村落。村子三面環山,一面臨水,由于村子地處深山,村莊常年籠罩在云遮霧漫之中,頗具仙氣。村子寧靜而又深遠,有一條山溪穿村而過,常年水流潺潺,其間木屋石橋倒映其中,令人不禁駐足。
  黃垟坑為一個古村落,村民多為徐姓。是徐崇九(名福四)于明成化年間由南田張坳遷此開發,建村已有500多年的歷史。
  徐崇九為明代忠勇之士徐伯龍之孫。徐伯龍與劉基是同時代人,生于元朝至順年(1333),世居南田張坳。徐伯龍武功驚人,單手能提60公斤大刀。元至正十四年(1354),黃坦吳成七起義。為此,朝廷震怒,于次年令王姓統管官率兵征討,到達南田時,官兵膽怯不敢前行。徐伯龍擅長舞刀,膽識過人,便主動請纓,愿率“義兵”為前隊,攻打起義軍,并被授以松陽縣尉。第二天,吳成七進軍青田,徐伯龍遂集“義兵”于張坳外路進行抵御。雙方大戰,因官軍未援,無奈寡不敵眾,徐伯龍與“義軍”被吳成七起義軍所殺。之后事跡上報,元朝廷表彰其英勇殉難,下詔賜謚“忠勇”,敕建忠勇祠。


  徐伯龍的妻子夏淑榮也是一位剛烈女子。徐伯龍遇難后,吳成七一眾進村見夏氏生得貌美,欲強行娶之。夏氏堅決不從,舉刀將頭發斬斷道:“吾頭可斷,身不可辱,復來,吾當以頭與亡?!幣恍腥思爍樟?,不敢強行進犯。為了能將幼兒撫養成人,夏氏自毀容顏。將兒子養大,并于亂世中守寡到老。據說,夏氏是用刀劃破臉部毀容。容顏對一個人來說,非常重要,何況是一個年僅20余歲的年輕貌美的女人。夏氏事跡在當時廣為流傳。明嘉靖年間,浙江巡按御史舒汀奏建夏氏節烈坊。后夏氏節烈坊于清康熙年間毀于戰亂。
  徐伯龍的英勇無畏與夏氏的忠貞剛烈令人敬佩。如今徐氏后人提起他們的先輩,是如數家珍。當年徐伯龍所使用的大刀至今還在,由后輩保存于張坳村。刀非常沉重,一般青壯年需雙手才能提起。能將重60公斤的大刀揮起作戰,可見徐伯龍體力非常驚人。
   徐崇九,生于明永樂初年(1403)。徐崇九個性隨和,是一位不喜喧囂,向往安靜與自由的人,明成化年間,徐崇九尋到黃垟坑,覺得其地青山疊翠、清泉淙淙、鳥鳴林幽,便由張坳舉家遷往黃垟坑,在此墾田開荒,定居下來。
  500多年過去了,如今走進村子,黃垟坑仍是一個在鬧市中難得一見的安靜地方。村內建筑風格獨特,房屋均依山而建,就勢分布于村莊的山坡上。遠看層層疊疊,錯落有致,很有層次感。村內的房屋大多為二層木質結構建筑,多建于清朝時期,至今多數老建筑仍保存完好。
  在村口,首先看到的是由塊石壘砌的石墻與民居,石墻上下兩層,由石階相連,由于山間潮濕,石墻與臺階上布滿了青苔,院門的入口處并圍有籬笆。石墻、石階、青苔、老屋、籬笆,一切都很協調且古樸。因是陰天,站在下首往上看,石墻與老屋掩映在一片灰蒙蒙的天氣中,給人一種蒼茫之感。


  沿著青石臺階往前走,雨后的臺階略有些濕滑,上面布滿苔蘚,站在高處,村子盡收眼底。出檐起脊的建筑,玲瓏俊秀的閣樓,讓人有種回到過去的感覺。在層疊交錯的建筑間,不時可看到簡練雅致的門臺,殘缺不全的石墻,長滿苔蘚的古道,以及臨門而圍的籬笆墻,建筑物與周圍的景致都很合拍。
  走了一會兒,發現村內十分安靜,除了在一兩處老屋前看到幾位坐著閑聊的老人外,竟看不到一個年輕人。村子的朝氣,似乎在那些院內外,籬笆墻邊四處漫步的家禽們身上。雞們高昂著頭,鴨們邁著四方步,悠閑地在老屋前與籬笆內外晃來晃去,你追我趕。
  走近一棟老屋時,一位老婆婆正在廚房的后門處喂雞喂鴨,聽到有人來,雞鴨們都警惕起來,東張西望地巡視著。老人看到我們時,很是友善,眼睛里滿是溫柔。和老人的閑聊中,得知村里的年輕人大多都外出了,留守下來的都是一些老人,他們在村子里生活了大半輩子,很少出去。征得老人的同意,上到老屋的二樓。上樓時,木樓梯因年久,在我們腳下咯吱咯吱地響著,發出痛苦的呻吟。站在樓上能看到大半個村子,原本房上紅色的瓦片在天長日久的風吹雨打中,顏色變得晦暗,有的已看不清原來的色彩。


  村中另一特點是,生活氣息非常濃郁,民居里保存著眾多與村民息息相關的生活生產用具。不時可看到掛在房檐下的蓑衣,立在門口的木制洗漱臺與石磨,吊在廚房里的各式竹籃與炊具,橫在過道里的竹椅、木制扇車等生活用品。
  在村口的一處老屋內,更是看到了許多農具與竹制品。老屋為二層木構建筑,建于村口的山坡上,因地勢高,站在院外可俯視村莊全貌。老屋呈凹字型,院墻四面有門,前面兩扇為木門,后面為塊石壘砌的石門。每扇門可通往不同的方向。老屋不僅院墻門多,建筑內的門也特別多,每一面每一角都有一扇門,便于人們進出??醋拍切┟?,便想到當年院內住著不少人家。如今老屋內已無人居住,部分房屋也已拆除。因少有人來,房屋周圍的臺階與石壁上布滿了青苔。讓房屋有一種與世隔絕的蒼涼之感。
  老屋雖已人去樓空,但房屋里保留的器具眾多。在二樓幾個房間內放置著大量的竹制品與農具,器具包括竹籃、竹篩、竹笊籬、竹畚箕、竹畚斗、竹笠、竹匾、竹簟、竹席、雞籠、鴨籠、豬籠等竹制品,此外,還有各種木盆、木桶、量谷斗、打稻機、扇車、犁、蓑衣等農具。這是我在一座民房內見過最多的農具,家用工具可謂一應俱全,幾乎可以開一個家庭式農具博物館。


  我為這所房子的主人感到好奇,聽村里的老人說,這所房子原是徐務南、徐紹勛等人舊居。當年,紅軍和地下革命同志曾在此老屋里住過。老人指著老屋里眾多的門說,這所房子前后門多,情況危急時,也給革命者撤離提供了方便。當年紅軍在此居住時,前門有人進,紅軍就從后門迅速撤離。后來,村內組織村民下鄉搬遷,居住在這里的住戶全都搬走了,房屋便荒廢,但村民用過的生活用品及農具都留在了老屋內。
  我們從老屋的左側繞到后門,沿著山邊小徑來到老屋后那堵石門前,石門也因年久失修變形,變得搖搖欲墜。我們從石門下穿行時,很擔心它突然倒塌下來。石門外便是一條山間小路。老人說,這條路就是紅軍當年撤離的路線,沿著小路,可通往山的另一邊。

 


  在村中來來回回走了幾趟后,發現黃垟坑村內雖然留下的村民不多,但村民都很樸實而謙和,各自在自家的一方小天地里愜意地生活著。當我們在村中來回穿梭時,村民們對我們都很親切,主動與我們打著招呼。有的還熱情地邀請我們到家里坐坐。
   一路下來,我頗喜歡村中的石階小路,這些小路由大小不同的條石與塊石鋪就,有的路沿著房屋上下旋轉,有的路沿著小溪,前后延伸,有的路上下縱橫,互相交錯,這些路雖小,卻都四通八達,沿著每一條路走下去,都可通往不同的他處。南方潮濕天氣與連綿數日的陰雨,讓每條石階路上都布滿了青苔,遠看,每條路都像鋪了一條翠綠色的毯子。我想起去年來時的情景,那時是夏天,村莊籠罩在一片蔥郁之中,與此時有著不同的味道。走在溪間的那些小路上,聽著涓涓細流上上下下,轉過每一處轉角,拍過每一處風景之后,我仍流連忘返。流連一個村莊在四季輪回里的變遷。
  我想,無論村莊在四季的光陰里如何輪回,一些美好的東西總是會給人留下一些美好的記憶!
  離開后,一個古村落給我最初的安詳與寧靜,就這樣在我的心里如一股涓涓細流慢慢浸潤......(文圖/張嘉麗)

cf手游进击百宝箱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