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原創專欄  ->  文學  -> 正文文學

cf手游老王八直播间:回憶小牧童時的“燒烤”(散文)

□  程斌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29日 來源:文成新聞網 查看評論

cf手游进击百宝箱 www.pkyya.icu

   少時候,我常想,故鄉和家鄉到底有什么區別,后來經歷多了,覺得也許離家鄉久了,家鄉就變成故鄉了吧。你看詩圣李白抬頭見到一輪明月,就會“低頭思故鄉”,“獨在異鄉為異客”的王維每逢佳節,就會想到遠方的兄弟。
   作為一個長期飄泊在外游子的我,二十年前在外地一個單位上退休了,終于無事一身輕有空回了一趟故鄉——劉基故里文成。此時改革開放的春風已吹了已近二十年了,一下車只見昔日破敗落后小縣城,處處高樓林立,寬敞的縣前街兩旁綠樹成蔭,處處鳥語花香,街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還不時看到一對對紅男綠女依偎在街旁樹蔭下專為游人走累了而設的靠椅上竊竊私語。街上五花八門的商鋪林立,各種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商品,琳瑯滿目,應有盡有,看得我眼花繚亂,家鄉變了,變得我有些不認識了,故人說“近鄉情更怯”,而我卻是覺得近鄉更興奮??!
   因為我的父母早已去世,回鄉第一站就是看望我那已白發上頭的大哥。大哥住在離縣城十幾里的山上——百丈漈鎮底大會村,百丈漈以前屬山水相連的南田區管轄,人云“九都(南田)九條嶺,條條透天頂(天頂湖)”,紅楓古道(即大會嶺)是其中的一條,以前百丈漈到縣城不通公路,山民們常常把木柴、筍干、草藥及瓜菜等山貨翻山越嶺,踩著陡峻崎嶇不平的山路挑到縣城去賣,再買點油、鹽、醬、醋及咸帶魚之類的物品回去。現在可好了,百丈漈到縣城早就有班車通行,聽說大會嶺紅楓古道僅供游人登高賞楓用,整條道路鋪上整齊劃一的石板,途中還建了幾個小驛站,有茶水供游人休息享用,每到紅楓節,即霜降后楓葉最紅的那幾天,有成千上萬的游客從溫州、瑞安等地趕來登山賞楓,這成了文成旅游的一大亮點。曾經作為多次攀登高山驢友的我,一是想試試自己的腳力,二是想重拾兒時的記憶,于是我從縣城附近的花園村出發,重新登上這條紅楓古道,此時正是“鶯飛草長”的四月天,雖然路上很少看到行人,更看不到“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的美景,卻欣賞到古道兩旁漫山遍野的如火如霞的映山紅,還不時聽到一對對黃鸝或布谷鳥在樹上跳來跳去相互“對歌”的啼鳴聲。
   此路,我少時候,只用了一個半小時就能登頂,如今我卻走了二個多小時,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到了大哥家正是中午時分,為了陪我,大哥還邀來幾個我兒時的伙伴,這幾個過去衣不蔽體,成年赤著足的小伙伴,如今都成了年過花甲卻衣著光鮮的體面老人了。大哥的午餐十分豐盛,餐桌上除了雞鴨豬肉外,還有過去山里人難得一見的大海蝦,大螃蟹,小黃魚,我問大哥,這些海鮮你是從哪里買的,大哥說,這些都是從本地農貿市場買的,現在交通方便,賣家早上起得早,到瑞安東山水產城采購來的海鮮,來回只要二個小時,我早上八點去農貿市場買時,這些螃蟹,大海蝦都還是活蹦亂跳的,坐在我左邊的兒時玩伴烏田說,你們城里人能吃到的,我們這里全都有……侄兒阿忠說:“現在城里農村沒有兩樣了,本村過去因為窮,全村大部分青壯勞力都外出打工謀生了,自從縣里響應習主席“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號召,發展全縣生態旅游業后,現在外出的大部分都回來了,因為我們村有棵取之不盡的“搖錢樹”——即全國聞名“中華第一高瀑”百丈漈景區,每天來此旅游的各方游客應接不暇。于是有的辦起了農家樂,有的開起了咖啡館,有的當起了導游……幾年下來,大家的錢包都鼓了,這都是黨的改革政策好啊……”
   大家邊吃邊說邊笑,喝著大哥自釀的糯米酒,一杯一杯復一杯,眾人對飲山花開,吃喝得不亦樂乎。而早就吃慣了城里海鮮等美味的我,唯獨對餐桌上的一碗清煮的豌豆情有獨鐘,被我吃的幾乎碗底朝天了,知我者,大哥也。
   我和大哥及席上幾位兒時的伙伴都出生在解放前,那時候,家家過的都是衣不蔽體,食不裹腹的苦日子,我們到七、八歲,不但上不了學,還得為父母分憂,一年四季赤著足趕著家里的牛羊去山上放牧,在冬天里,因寒風刺骨,破衣單薄的我們,只得在山上去找來干柴枝燒起火堆相互取暖。然而,令我們最高興的是春暖花開季節,不但牛羊在山上可以吃到青青的嫩草,而且我們這些從來在家里吃不到任何零食的小不點兒,也能吃上難得的“燒烤”了,解饞的辦法是,幾個小伙伴各人偷偷地到自家菜園里摘來一棒已成熟的豌豆,接著大家分工,一人去撿干柴枝,一人去砍一株小竹竿和兩根小木棒,把小竹竿破開,然后削成一條條的細細的小篾絲,另外兩人把剝出的豌豆一顆一顆串在篾絲上,做成一串串很像碧玉翡翠做成的項鏈,然后把兩根小木棒插在地上搭成一個“人”字架,把豌豆串掛在“人”字架上,最后燒起火堆,慢慢地去烤,過了十多分鐘,聽到“撲哧撲哧”的聲響,豆也就熟了。大家搶著吃(其實也不必搶,每人都能分到一串或二串)那種又酥又香味道,真的好吃極了,比如今城里的羊肉串要好吃得多。吃完后,小伙伴們互相對視,禁不住哈哈大笑——個個都成了“小包公”了,因為臉被煙火都熏得黑黑的。而嘴巴也吃的更黑。于是我們只得去找附近有水源的小溪坑,把臉洗干凈了,不然回去被父母一頓責罵是免不了的。
   此時,太陽已經快下山了,牛羊也吃飽了,于是我們哼著“二小放?!鋇那?,高高興興趕著牛羊回家了。

 
 

cf手游进击百宝箱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